佛果絕對不是靠打業障或打天戰得來的,而是靠這個過程中的〝文武雙全〞,亦即『觀世音菩薩』與『觀自在菩薩』的法性。

『觀世音菩薩』表大慈大悲,『觀自在菩薩』表大智大勇,所以,佛教裡提到釋迦牟尼佛稱『觀自在菩薩』是勇猛大丈夫。

『觀世音菩薩』大慈大悲,『觀自在菩薩』大智大勇,兩個組合起來,就是一個成佛的基礎。

這樣的大慈大悲,並非是以人間思維理解而出的慈悲。

大慈,是愛三千大千世界的大愛,沒有個人因素之大慈,愛眾生。

大悲,叫同體共悲,大智的智慧,是來自於自然,為什麼叫自然,因你能活到今天,絕對不是因為你個人的努力,而是你所有生命基礎共同努力,也就是你的抗體強,被細菌當成宿主,你身上的細菌很強,所以,外來的衛生菌,各種病毒對你沒辦法,你的細胞很強,你的遺傳基因很強…,不是你人用意念、預知的方式,行進「加強」、「加強」諸如此類的想法,這是一種非自律性的防禦系統,不是自律性的系統,這個就是自然。

這是一個基礎,所以,一個人,真正的成長,絕對不是靠人的聰明才智論,譬如說,有一家KTV發生火災,你就剛好在現場,絕對不是你可以預料的,譬如說吃牛排,紅屋的牛排很好吃,可惜是美國牛排,幾萬個美國牛排,剛好,你就吃到有狂牛症的牛排,你這麼一吃,從此以後,你所有的遺傳基因,未來後代的遺傳基因,全部都壞掉了,一剎那之間,就會影響你,所以,每天,任何一個抉擇,包括現在喝一柸水,你都要抉擇,這都不是你人可以預料得到的,「早知道,就不這樣了」,「早知道,這個先生這樣,就不嫁了」。

這都是人認知的標準,但是,用大智,大自然的智,就不是這樣了,你的大智不在於肉身,你的大智在於自然形成,什麼叫自然形成,「ㄟ,這裡我好像夢過」,「這裡我好像來過」,可見得你的夢就可以帶你走到未來相同的感覺,那這是靠什麼呢?靠你的智慧嗎?不是的,要靠你的大智,這個大智,就是三千大千世界千百億萬不同空間神識的力量,你的神識力量,引導你走向未來。

天國的認知,就是條條大路通羅馬,你無論怎麼修,都可以成佛,差別在於你要用什麼方式修而已,你要用爬著修行法成佛、你要用走路修行法成佛、你要用苦行修行法成佛,﹒﹒﹒等等,都可。

佛是覺醒者的意思,佛的定義呢?就是自然的,也就是你要用苦行的方法修也可以、你要用悲情的方法修也可以、你要用愛情的方法修也可以,你要用什麼方法修都可以,條條大路通羅馬,到達羅馬的時間不同罷了,有人是開車到達、有人是走路到達,有人是用爬的到達﹒﹒等等。

只是成佛的時間不同罷了,也有可能你還沒走到羅馬,就又走到別人家的岔路去,譬如,別人走這條路,你認為這個方法很好,你就跟他一模一樣的方式修,本來,你已經快到了,你又轉彎了,跑到別的地方去,結果,那個人也是跟別人修,結果,每個人都走岔路,那羅馬還是在那邊,但你就是在外圍繞,雖然,表面上的定論,條條大路通羅馬,但如果没有學自己的方法修,不是跟自己的本性思想修,而是認知眾生認知的方法在修,那很可能每個人都走岔路。

但基礎上,修行還是條條大路通羅馬,只是你一直繞圓圈,沒有走到中心軸。

無怨無悔的愛、愛眾生、關懷大家、慈悲以對…,這是眾生愛聽的法,當然,關懷大家是對的,否則你怎麼修?

但是,事有前後,看前看後,就是所有的真理。

既然人會產生愛情,就有它互相激勵的道理,只是,你要等他,要怎麼等法?你是用永生的觀念在看這件事呢?還是用一世的觀念在看這件事,也許現在這個人是你很憎恨的一個人,也許在累世中是你最親密的愛人,結果,這一世他把你騙得身無分文,讓你恨得牙癢癢的,「來世再找你」,「哼!我永遠不放你」,也許,是深刻的愛情,愛情不一定是甜蜜的,所以,一對夫妻或者一對愛人,有很多事情是沒辦法用一世可以釐清的,用永生之道來看,生命的修行者,永遠要看永生之道。

所以,你這個人不要太自以為是,你這一世,不管你是當總統、或者不計較身份地位、貧富貴賤的愛某一個人,都沒關係,最重要是你這一世,只是你永生生命中的一個補處而已;意即,你是一個生命的羅盤,這一世的生命經驗值,用來補這裡,下一世,補那裡,而不是因為你失敗了,而做補遞。

目前的生命基因,僅僅只是這一世個人的生命基因,而你真正永生靈魂的生命基因,它需要千百億萬兆不同空間、不同的元素的交相作用,粹\鍊、組合成一個金剛不壞永生的神性。

你身上生命程式中所有的密碼、封印,在你每一次來到人間、來到地球,皆需仰賴因應著生命劇本的演練,才能得以解密並往更高空間昇華。

你的靈魂,已多重存在於他度空間,要切記,你的靈魂也在修行,不要以為光肉身坐著打坐,這樣就是修行;真正修行的,你只是千百億萬個其中的一個靈魂,還有多次元時空各種不同的靈魂,也都跟你一樣,在不同環境中,面對著不同的工作。

在神的世界裡,不同空間有不同的形態,就像細胞跟細胞一樣,它們自己會溝通,細菌跟細菌也會自己溝通,冠狀病毒跟冠狀病毒也會溝通。

也許,初起冠狀病毒跟HN51未必會溝通,但久而久之,就會變成朋友,常常溝通,久而久之,自然的兩種元素就組合在一起,到時候,就集結建立一個房子在你身上,稱為瘤。

所以,回天國這條路上,樣樣皆方法,以教主的認知,你要用地獄的方式修,我認同,覺得法喜充滿,你要用惡鬼道的方式修,認同,你要用外星思想修,認同,你要用爾虞我詐的方式修,認同…,因為,條條大路一定是通羅馬,也就是任何一種方法,皆能回歸天國,因為,佛果太多。

所以,在修行的路上,你一定要懂得自我,要明心見性,要自然,不要用裝的,因為,你再怎麼裝,都沒辦法像你自己。

人的根性本來就是各修各的,當然,我們自己有一粒佛果,而這粒佛果當然留給自己,但如果有二粒呢?就抉擇一粒給別人,但若有三粒呢?四粒呢?!

佛果它是可以自行複製的!

你坐在那裡,它就一直複製、複製、﹒﹒﹒,慈悲、智慧俱足,你儘可以複製千百億萬個,那就是菩薩行。

所以,生命的意義,歷經了這麼多,就這麼一個重點,佛,教主說的佛,不是佛教所說的那佛種的感受,而是一種覺醒,是一種回歸天國的覺醒!

天國你要不要回去?由不得你決定,這是由你的靈魂決定的。

你的靈魂依憑什麼作決定?由天上面篩選判定!

通過了,你的靈魂就要回去。

亦或通過了,你的靈魂可不可以不去?

有沒有這樣的選擇權?

這個選擇權你沒有,為什麼?

因為,每一度天國,都像一個政府磁場一樣,當你這個負磁場,與那個正磁場相雷同時,你想離開都不可能的,它會吸過去,所以,當你已經確認修到那一個天國,你不用擔心,你不會到那個天國,你就是這個軌道、圓寂的軌道,圓寂的時候,那軌道就來接你,同樣都是光的軌道來接你,但是,卻回去不同的天國。

這樣的機制運轉要透過、根據什麼?

透過你現在肉身的眼、耳、鼻、身、意、識、覺,所產生的聰明、經驗與人間智慧,且直到連線到你法身的無上智慧,所有這些過程,一定是自然性的。

不能因為我看他怎麼修,我就跟他一模一樣修,所有的修法,都只是參考,因為,每一個靈體來自不同的環境、空間,修行法門各不相同。

我講的環境,不是指人間法環境,是指不同的慧根,只有不同的慧根,彼此之間互相參考。

你要跟你自己的本性參考。

本性很重要,你明知道自己本性是什麼,但是,依據流行、方便,你給你自己很多理由跟隨流行,這是假修學者,為什麼?你是修自己,又不是修別人,結果,你把自己的本性抹殺掉,而修別人的感覺,或者,裝出其他怎麼、怎麼的樣子,那這個修行法全部都是假修行法。

要記得,因無所住而生其心,這才是真正的慈悲心,不要去注意你現在在做的事情是不是慈悲的、或者對人家好不好,如果,對人家好,還要感受自己正對著人家好,這那是真正對人家好,那是假的好!

真好,就是路遙知馬力,日久見人心。好,不是錦上添花,是雪中送炭。好,是一種自然性,不是說,「啊!我對他很好」,當你覺得你對他好,你就對他不好,為什麼呢?因為,那是你深層意識的感覺,是你要對他好,但你肉身的認知呢?其實你的深層意識最明白你的心,這就是修行之心,你要自己去修飾。

你要自己去認知本性,每個人的本性,都是獸性,記住,獸性,你人之初性本善是獸性,你人之初性本惡也是獸性 ,這就是自然性,獸性不是錯誤,吃得飽才能分給別人,只有一粒佛果,跟你拼了,十粒佛果呢? 慢慢拼。那有千百億萬個佛果,「啊!我趕快傳法給眾生,讓大家都可以成佛。」

條條大路通羅馬,你怎麼修都對,為什麼?因為,世間沒有完美的,就是表現得很完美,看起來很完美的人,其實他自己的深層意識最明白,自己完不完美。

所以,你學誰都不像誰,你只有學自己,向自己學!

自己要明白,戒從心中來,心很重要哦!那個心,你不用跟任何人表達,但是你自己要明白,你的心是什麼心?這個心是佛心,就是覺醒的心,這個心,它是天國所認同的心!

不管你現在肉身表現得多麼的善良,但是,你的內心世界,深層意識的心,若跟你是如此的表裡不一,那你表現的行為是假道學,持續不到五分鍾的,為什麼?因為,你是假的嘛!

你誤導眾生,事實上,你不是這樣的人,你是虛偽的,所以,當你沒辦法那麼慈悲的時候,你非要表現那麼慈悲,就是在演戲,你又不是演模特兒!

如果,你不是這樣子的人,你就不要用演戲的方式,而是順著如如本性,自自然然的修,但是,「那教主我是作生意人,怎麼辦呢?」作生意當然要用作生意的面具,因為,你在作生意嘛!

你的行為不能影響生意、朋友及週遭的人,若是會影響他人,你自己就要收斂,但收斂不要過度,過度變成假的、裝的,就像教主今天穿西裝打領帶,回去呢?房間只有我一個人,一定是脫光嘛,那如果有養寵物呢?那寵物跑進房間要不要趕快把衣服穿起來?不會嘛!大不了,怕被咬,所以,自然性嘛!

自然性,你們明白嗎?

每個人不同年紀、不同環境、不同慧根,修行法絕對是不同的,所以,你們只能互相參考、得經驗。真正的智慧,絕對沒辦法從同學身上得到,也沒辦法從老師身上得到,也沒辦法期望教主這一生能給你什麼答案;能給你答案的就是教主累世中的所有過程,將成為你累世的參考。

所以,我們皇教,對外沒什麼弘法,因為,教主到現在,從來不會以人類弟子多、少煩惱,唯一煩惱的僅有經濟的問題,但是,經濟問題再怎麼煩惱,我也不想弘法!為什麼不想弘法?不是教主不想弘法,而是教主此世最重要的,是必須把經典盡量留下來給皇教及未來的地球人,讓未來的人有機緣透過這些經典修行無上智慧。

這一百年的時間,我有肉身在地球面對著眾有情生,但對於整個宇宙的有情生、以及那麼多認知的眾生共業,也就是天國的戰鬥等我去處理,你們認為我能把時間用在講道嗎?用在法喜充滿嗎?

沒辦法!

我的真正法喜充滿就是大慈大悲、大智大勇,去關心整個千百億萬兆度的空間,至於我這個肉身陳金龍,也不過是我累世中的一世罷了!